每年 3 月、4 月是学测发榜后,各校高中生推甄的热门时期,3 月 25 日,大部分的大学推甄第一阶段筛选结果都在这天出炉,每个有通过第一阶段的高中生,莫不战战兢兢地准备第二阶段的面试。如果有要以法律系为志向,或者未来志业依旧模糊但不排斥法律系的学生,笔者身为一个法律系毕业的学生,对于这几年的观察可以分享一下心得。

13年前,杨智杰教授出版《千万别来念法律》一书,批评国考制度的扭曲以及国考主导法律系研究与教学的取向(包括学生的上课率随着考季而变化、期刊文章为考试而服务、课程为国家考试而开、独门暗器等等现象),相当一针见血,但时到今日法律这个行业的生态基本上又产生更多的变化了。

对法律系毕业生而言,如果不考虑转行到另一专业领域去,绝大多数学生的志向是针对律师与公务人员(尤其是司法官)汲汲营营地努力念书考取 (这样的比例至少在前段法律系大学内高达9成以上)。对于法律系就业的向往,大部分是立基在司法官与律师的高薪想象上。可是,对律师而言,这已经是过去式了;至于司法官,基本上虽然仍是高薪(从事几年的司法官职业基本上就可以缴完房屋头期款买房了),但是名额紧缩不少(以2014年为例,1年仅录取54位司法官)。

连动着台湾的经济情势,以及司法改革不彰的情况下,国内的律师行业基本上是相当惨烈的。姑且不论律师录取率的逐年放宽(现在已经达到1年900位以上,以2014年为例是915个),案源的「不成长」跟律师的竞争已经达到相当可怕的程度。如以台北市而言,基本上台北市律师的工时都高到吓人,晚上8、9 点下班是常态,而在一些大所甚至是加班到凌晨12点到3点也不少见,而隔天依然是8点半到9点半到办公室。这是因为客户、司法或行政机关的文件需求,以及律师所承办业务很少能够找到适合的职务代理情况下,责任制是不得不然的(否则逾越任何的司法期间,都会招致不可回复的后果)。但是,为什么不多聘一些律师呢?关键点是在于「案源的『不成长』」。

法律人前辈们,无论是律师实务界或是学界,基本上把「法律」做得太小了。基本上如果以我国多如牛毛的法规命令,对于各式各样的生活事实都必须订出一套规范来的话,应该不缺法律人才方是。因为无论在具体的诉讼案件、非讼事件、研究计划、法律草案拟订等等,理论上都应该涉及到法律问题。可是,从我国学界的不长进开始,我们都很习惯用传统四大法 (民刑公商)支配性地理解任何新兴的法律问题,但不知不觉因为就自我画限,而不注重新兴法律问题所涉及到的专业知识,导致法律的业务愈做愈小。

这样的现象,在学界上举个最近很红的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问题,一般法律学者只会重视各阶段行为的定性(例如下架是不是行政处分、保证书是不是附款)、各食品相关行政命令的授权明确性、有没有妥善的行政程序、受害大众有无请求下架的诉讼权能、有无违反比例原则等等。但对于管制手段如何设计,甚至是管制对象到底是什么,在法学界的讨论声音却极少。举例而言,对于安全但不真实的食品(例如说草莓布丁没有草莓,只有很多化学添加物,但都在容许剂量范围上)如何去管制?或是食物的来源如何控管(例如说用非常恶心的原料,但最终产品仍在安全范围内),这些问题鲜少在法律界的论述内出现,几乎都拱手让给公卫、食品卫生专家去了。也就是说,基本上我们对于政策的想象过少,而法律学者的训练只会搬外国法去证成其论述的正当性,但是在释义学的说文解字上,欠缺理论基础。到最后,很多人会想与其要找法律学者立法,还不如找个翻译社把外国法典翻一翻可能比较省钱。我们很多重要法案,例如政府最近的研究计划,关于放射性废弃物(核废料)最终处置整体策略、行动宽带业务的相关管制规范、电业自由化、能源税或碳税的规划这些新兴问题,基本上法律人的比重相当稀少。

至于在律师实务上,如暂且先搁置非讼业务不论,以诉讼律师而言,基本上绝大多数纯法律背景律师还是只能谨守传统的民刑商业务(甚至在金融业务上,能处理的律师还是少数),对于工程、医疗、公共卫生、税务诉讼等,纯法律背景律师的重要性大幅地降低,多半都仰靠其他领域跨法律的律师接走了。尤其在最大宗的税务行政诉讼上,会计师比律师实用太多了。再者,诉讼最重要就是「认事」及「用法」,「用法」上法官根本不会听律师的法律见解,都是自己心中有成见的,做司法实务的人都知道,基本上法官天威难测。而「认事」上,几乎都全权拱手让给专业鉴定。更不用讲,我国司法制度基本上已经沉沦到不行,诉讼时程过长以外,更多的是法官跟检察官的滥权而无法监督(当法官任意在法庭上曲解律师的话,书记官不敢违逆法官,而无法声请法庭录音时,你又能奈他何?行政法院偏袒行政机关、民事法院偏袒保险公司之类的传闻亦不少见)。

因为纯法律背景的律师很少自己跨领域,我们可以听过很多其他领域跨法律,但我们很少听到纯法律人跨其他领域的。法律人把自己的市场做小了。也因此,我国法律学的发展,也是相当落后的,鲜少看到国考科目以外的法律论述探讨。

在过往律师稀少的时候,放弃其他领域案件而拱手让人的传统民刑事诉讼市场下,当然还可以活得很快乐。但当律师逐年增加时,新进律师没有能力去打开其他专业领域的诉讼/非讼市场时,基本上只会愈来愈辛苦,而对未来愈来愈没有希望。

当讲工程法的对工程一点基础理解都没有、讲税法的不知会计、讲生医法的不懂生物医学、讲职业安全卫生法的不懂公共卫生时,我们能期待一般的法律人可以做出多少妥善的法律管制规划呢?

奉劝各位学弟妹们,我会建议如果要念法律,你一定要跨领域,甚至你应该先培养其他领域的专长之后,再来念法律。不然,还是不要堕入这个不长进的学门。

作者:木宁居,律师,法研所毕业

来源:天下杂志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