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要旨】职工入职时使用他人身份证件,导致用人单位为他人缴纳工伤保险费用,该职工发生工伤事故后,人民法院认定受伤职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职工应当依法以真实身份申请工伤认定,仍然冒用他人身份申请工伤,又以自己身份申请社会医疗保险部门给付相关保险费用,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案号一审:(2015)淮行初字第00026号二审:(016)苏08行终27号

【案情】

原告:刘坤。

被告:淮安市淮阴区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处。

第三人:淮安富泰革基布有限公司。

2012年6月26日,原告刘坤用其堂哥刘鹏的名义和身份信息应聘到第三人公司工作,同时以刘鹏的名义与第三人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第三人公司从2012年8月起至2013年12月期间为“刘鹏”缴纳工伤保险。根据第三人公司提交的申报材料,被告社会保险信息系统录入的参保人姓名、年龄、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均为刘鹏的个人信息。2012年8月25日,原告刘坤在工作中受伤,住院期间形成的住院病历、诊断证明、出院记录等资料中均使用“刘鹏”的名字。后第三人公司为“刘鹏”受伤申请认定工伤,同年10月26日,经第三人公司申请,淮安市淮阴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认定“刘鹏”所受伤害为工伤,工伤认定书载明的职工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均为刘鹏个人信息,后第三人公司以“刘鹏”受工伤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报销了医药费。2013年12月,经法院审理认定原告刘坤与第三人之间在2012年6月26日至2012年8月25日间存在劳动关系。2014年5月16日,淮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刘坤为工伤九级。

2014年7月,刘坤向淮安市淮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裁决第三人公司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审理过程中,该委对刘坤依法进行了调查,刘坤本人陈述没有别名或者曾用名。同年10月,该委以刘坤不能提供本人被认定工伤的证据为由,裁决驳回刘坤的仲裁请求。原告刘坤以第三人公司为被告诉至法院,要求给付相关待遇,双方在审理过程中达成协议,主要内容如下:1.双方于2014年12月9日自动解除劳动关系;2.第三人公司一次性支付刘坤停工留薪工资、一次性就业补助、住院期间护理费、原告受伤后至今未缴纳的社会保险等费用合计40000元;3.第三人公司协助刘坤办理领取工伤保险基金等相关手续。后原告刘坤以自己的名义向被告提出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被告予以拒绝。原告不服,遂诉至法院。

【审判】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工伤认定是社会保险管理部门向受伤职工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前提。原告刘坤在未经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其受伤为工伤的情形下,径直申请支付工伤保险待遇,不符合享受工伤待遇的条件。原告提出法院判决已经认定涉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的“刘鹏”即本案原告刘坤,既然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刘坤与第三人公司就存在事实上的工伤保险关系。第三人公司向工伤认定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时提供的劳动关系、诊疗材料等资料中均是使用刘鹏的身份信息,不能认定该认定工伤决定书就是原告刘坤受伤被认定为工伤的依据。而是否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的唯一依据是被告社会保险信息系统根据用人单位申报材料所录入的参保人姓名、年龄、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等信息,事实工伤保险关系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综上,被告在查明第三人公司未为原告刘坤缴纳工伤保险,且刘坤受伤未被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下,拒绝向其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行为并无不当。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刘坤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刘坤不服,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在工伤保险关系中,企业作为投保人,职工作为被保险人以及受益人,都必须严格遵守法律的规定。工伤保险类案件涉及到冒用他人身份入职,后发生工伤的争议,在是否成立劳动关系,是否能够认定为工伤,是否应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以及是否能够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相关费用均存在争议。

一、冒用身份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也就是说,用人单位对劳动者是否存在实际用工的事实,是确定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唯一标准。原告为第三人单位提供了实际劳动,创造了一定的劳动价值,即使其假冒他人身份入职,也并不能影响双方事实劳动关系的成立。但需要明确的是,事实劳动关系的成立并不意味着工伤保险关系的成立,工伤保险关系的成立与否应该以实际缴纳为准,不存在事实意义上的工伤保险关系,当事人以存在事实工伤保险关系为由要求给付工伤保险费用的诉求,不应予以支持。

二、冒用身份的职工因工作原因遭受事故伤害是否认定为工伤。原告刘坤虽然冒用他人身份,但与用人单位之间建立了事实劳动关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法律意义上的职工,而被其冒用的刘鹏与用人单位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只有职工故意犯罪、醉酒或者吸毒、自残或者自杀的,才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职工在工作中的其他过错,不影响对伤害事实及其与从事工作之间因果关系的认定,也不能作为否定工伤的正当理由。虽然刘坤用他人身份存在过错,但这种过错属不足以影响对其工伤的认定。但本案刘坤在发生工伤事故后,并未直接以自己的身份去申请工伤,而是继续用“刘鹏”的身份申请工伤认定,工伤认定部门也作出了对“刘鹏”的工伤认定,违反了相关法律的规定,原告在人职时冒用刘鹏身份信息,申请工伤时继续冒用,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

三、冒用身份的职工发生工伤保险待遇如何保障。对于冒用他人身份的职工发生工伤后待遇如何保障,实践中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因职工冒用他人身份导致企业未缴纳工伤保险,其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律后果应由职工承担。第二种观点认为,职工与用人单位均存在过错,造成的法律后果应由双方根据过错比例分担。第三种观点认为,在用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的情况下,职工被认定为工伤后应当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笔者倾向于第二种观点,但认为社会保险部门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可以先行支付,事后再予以追缴。主要理由如下:第一,工伤保险待遇按照规定应当由用人单位提交相应的材料并申请支付,且工伤保险待遇的核定部门应当审核实际缴纳人与相应的材料是否一致,以防止出现骗取保险费用的情况。第二,用人单位错缴费用,与职工过错有直接关系,如果完全免除职工的法律责任,有可能引发不良的社会导向,造成工伤保险费用的流失,也不利于职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关系的稳定,故应当由职工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同时,职工受工伤的确是在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期间,用人单位享受了劳动者为其提供的劳动成果,也给付了相应的对价,故应当对劳动者受到的伤害承担一定的责任。且用人单位在劳动者入职时没有尽到严格的审查义务,导致其在缴纳工伤保险费用时并未为实际劳动者缴纳,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第三,社会保险部门在接受用人单位缴纳费用时仅仅进行形式审查,而在用人单位申请工伤保险待遇时却进行实质审查,由于在缴纳时如何审查并无强制性规定要本人到场,故社保部门无法做出实质审查,但如此,造成了缴纳的审查标准与申请给付的标准不一致,为了更好的保护受伤职工,法律也规定了企业未缴纳工伤保险费用的情况下,职工的救济途径,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故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的情况下,职工可以申请用人单位给付工伤保险待遇,对于用人单位不给付的,职工可以申请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再由社保部门追回。

作者:牛延佳(二审承办法官) , 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35期第88页。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