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新:我是怎样学习法律的

编辑给了我这个题目,我感到一片茫然,不知道应该怎样说才好。 真要说起我是怎样学习法律这个问题,还是有一点特色的。不过,知道中国这几十年历史的人,在听到我说的故事以后,会很感叹,认为有一点传奇色彩;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在听了我的经历以后,会...

陈春声:学术评价与人文学者的职业生涯

【内容提要】三十余年来,中国学术研究的制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真正可以在学术史上留下痕迹的思想发明似乎并未如 预期般地同步增长,其更本质的理由在于学术从业者本身。在人文学科的各个学术领域中,出身77、78级者并未显示出更大的优势,或有更...

黄宗智: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学术?——国内十年教学回顾

【内容提要】:本文是作者对自己在国内十年教学与写作的回顾与反思。首先是对当前影响最大的两大理论传统——新自由主义和 后现代主义,以及两大次要理论传统——马克思主义和实体主义的简单讨论。重点不在学术史研究而在学术实用,从如此角度来点评四大理论...

木然:学术论文的生意经

在中国学术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即有一部分学术论文不是通过能力发表的,而是通过关系发表的,或者说学术论文不是个人学术能力的表现,而是金钱疏通 的结果,是通过花大价钱买论文发论文的结果。这样的学术,应该叫学术市场。这样的论文,应该叫论文市场。学...

李少军:谈国际关系论文写作的规范与方法

作者:李少军,原文发表于《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4期,来源:李少军博客 撰写国际关系论文,研究模式没有一定之规,但要做到逻辑自洽,结构合理,特别是要有所创新,有几个规范是必须遵守的,包括(1)研究对象要对应明确的国际 关系事实;...

专访楼宇烈:国人为何对传统文化失去自信?

记者:张春燕,来源:中国环境报,中国环境网 编者按 梁启超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问诸君为什么进学校,众人会答为学问。再问为什么求学问,各人答案就会不同,或者竟自答不出了。诸君啊,我请替你们答一句吧:‘为学做人’。” 梁 启...

彭思龙:学术思想是如何产生的

作者:彭思龙,来源:科学网博客 记得有一次被答辩,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问了我一句,你简单的说说你的学术思想,我当时一愣,草草的回答了,回来一想,依然不明白我的思想是什么。最近有读者也不断的问,怎么才能产生学术思想。于是对这个问题就稍微做了点...

对话苏力:什么是你的贡献?

【本文来自于“社科法学连 线”(Law and Social Sciences Union)系列活动之三,由四位法律学者同北京大学法学院苏力教授进行对话。四位学者分别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陈柏峰教授,中国海洋大学桑本谦教 授,华中科技...

资中筠:唯有思想不能用钱买

中国号称“世界工厂”,也就是还处在为他人的创意加工的低端,离自己出思想找别人加工还差得远。如弗里德曼所说,唯有思想是不能用钱买的。民主制度与市场经济与人才相结合就能产生奇迹。 近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文,题为“真正的美国梦之队”,...

王汎森:怎样写一篇优秀论文

文 / 王汎森 我在念书的时候,有一位欧洲史、英国史的大师 Lawrence Stone ,他目前已经过世了,曾经有一本书访问十位最了不起的史学家,我记得他在访问中说了一句非常吸引人注意的话,他说他英文文笔相当好,所以他一辈子没有被退...

随机阅读

热门文章

汪建华,等人:在制度化与激进化之间:中国新生代农民工的组织化...

  * 本文内容源自“新生代农民工组织化趋势研究”课题的总报告,该课题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同完成,课题组成员包括沈原、郭于华、姚晓迅、江发文、郑广怀、周潇、孟泉、苏熠慧、汪建华、窦学伟、刘焱、倘凌越等。 ...

女性平等就业权法律保障问题研究——以湖南省为例

【摘要】:保障妇女的公平就业权、促进劳动市场结构合理化是我国社会的热点问题。在实践中,妇女遭遇了性别、学历、年龄等方面的传统就业歧视,但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出台,职场妇女因生育问题再次面临面试通过率、职场待遇方面的新歧视。本文以湖南省为例,深...

《劳动合同法》失衡?“搏炒”和“劳动碰瓷”轻易拿到两倍工资

距全国人大首次公布《劳动合同法(草案)》已过去整整十年。十年间,成效与争议并存。 2008年,《劳动合同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相继在我国颁布实施,并引发了一系列争论。批评者们认为,该法的立意初衷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劳动者的利益,但某...

甘肃:《甘肃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实施办法(试行)》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关于印发《甘肃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 诉讼衔接实施办法(试行)》的通知 各市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中级人民法院,甘肃矿区、东风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为贯彻落实《人力资源社会...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佟丽华 肖卫东(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农民工的权益遭到侵犯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的农民工为了讨回本该属于自己的血汗钱,不但要另外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甚至可能是生命,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即使是通过法律途径...